《梦入避暑山庄》中国首部沉浸式皇家园林体验剧正式公演

发布时间:2020-09-22 10:25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网络


       9月19日,历时近一年的筹划和编创的中国首部沉浸式皇家园林体验剧《梦入避暑山庄》在美丽的承德避暑山庄万树园举行了盛大的全球公演新闻发布会。当天,投资方承德避暑山庄旅游集团、《梦入避暑山庄》总导演王卓及主创团队出席了该发布会,现场曝光了震撼人心的预告片和由平安深情献唱的主题曲。自此拉开了《梦入避暑山庄》正式公演的序幕。

《梦入避暑山庄》真实还原了土尔扈特部东归的历史故事,通过历史+艺术+科技+创新的方式,围绕“家国情怀”与“民族团结”两大主题,以沉浸式实景生动地再现了当年避暑山庄内发生的历史事件和民族风情。发布会现场被主办方别具匠心地设计成了蒙古包的样式,墙上还装饰了当年“土尔扈特部东归”时的路线图,让人刚踏入现场就仿佛穿越时空,化身为历史中人。

《梦入避暑山庄》由中国实力派导演王卓亲自操刀,担任总导演、总编剧、空间总构想,其被誉为“极具史诗感的戏剧导演”。王卓选择“渥巴锡东归”如此宏大的历史事件进行沉浸式创作也有着自己的考量,王卓认为:“《梦入避暑山庄》不仅是一次历史之旅,也是一次文化之旅,在见证了历史的这座皇家园林里重现历史,领略古往今来的风云变换,本身就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该剧特别邀请了国内实力派歌手平安演唱了主题曲《梦入大幄》,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当平安那深情悠远的歌声在现场响起时,全场观众都不禁沉醉,坠入避暑山庄如梦似幻的梦境中。

与时空对话,梦入避暑山庄。新闻发布会上,众主创也在现场分享了《梦入避暑山庄》必看的八大亮点:清史专家严格考证,历史原址恢宏再现当年场景;大历史的波澜壮阔碰撞小人物的悲欢离合,用历史故事传递和平呼唤家国情怀;超过200分钟的演出时长,3条丰富故事线交叠呈现,精雕细琢的剧本为演出保驾护航;52米巨型环幕、239套服装、2265款道具,创多项实景演出纪录;呼麦、马头琴、舞蹈、武术、杂技、戏剧等多种表演形式,全方位呈现异彩纷呈的民族文化;规模空前的创意空间,22个蒙古包22个舞台,零距离互动式体验;演出全程312次笑容,157次泪点,直击观众内心、灵魂;观众一秒入梦,边走边看边体验,观演形式新颖奇特。

试演时,主创团队邀请了故宫出版社宫廷历史编辑室主任王志伟到现场指导。对于该剧,王志伟在观后评论道:“该剧新颖的形式是《梦入避暑山庄》打破了传统舞台剧固定的场地空间,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做了模块化处理,扩大了舞台的物理范围,延伸出一个个难以在中央舞台集中表现的故事。这种设置看似分散,实际上解决了以往舞台剧对高容量剧本内容切割取舍的难题,特别是对土尔扈特东归这类涉及人物众多、线索众多、场景众多的史诗题材,分散的舞台设计给人耳目一新之感”,“《梦入避暑山庄》不是一部靠赚取眼泪立足舞台的作品,它因为对人性的刻画和解读,而让厚重的、与现代人渐行渐远的历史话题变得触手可及,变得充满温度。《梦入避暑山庄》通过对小人物关注和生活提炼,让厚重的、与现代人渐行渐远的历史话题变得触手可及,变得充满温度。在《梦入避暑山庄》里,小人物的分量超过了皇帝,超过了活佛,超过了那些叱诧风云的英雄人物,再加上承德避暑山庄特有的关于非遗的、宗教的、文学的、音乐的、美术的历史文化,形成了着实丰满、味道独特的历史文化大餐。

新闻发布会当天,百余名观众及媒体观看演出后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肯定,有观众称赞道:“演出效果非常震撼,就像一部画卷,演员跃然于纸上,画卷缓缓展开讲述这个城市几百年的故事。”也有观众感慨万千:“来承德必须看《梦入避暑山庄》,否则就等于没有来!”

投资方承德避暑山庄旅游集团负责同志表示,近几年来,集团一直在积极探索如何将文化和旅游有机融合起来,《梦入避暑山庄》这部沉浸式体验剧是集团的一次有益尝试,也希望该剧能够带给到避暑山庄景区旅游的世界各地游客一场不一样的文化体验。

背景资料

(一)该项目符合国务院和国家各部委相关文件精神

2019年以来,为促进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发展及消费升级,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国办发〔2019〕41号)要求“大力发展夜间文旅经济,建设一批国家级夜间文旅消费集聚区”,“促进产业融合发展,以建设国家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区为抓手,促进文化、旅游与现代技术相互融合,发展基于5G、超高清、增强现实、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新一代沉浸式体验型文化和旅游消费内容等”。

文化和旅游部《关于促进旅游演艺发展的指导意见》(文旅政法发〔2019〕29号)提出“为着力推进旅游演艺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充分发挥旅游演艺作为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重要载体的作用。不断推出优质旅游演艺作品,为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作出积极贡献”,“着力丰富产品供给,包括鼓励打造中小型、主题性、特色类的旅游演艺产品,到2022年,培育30个以上旅游演艺精品项目”。

国家发改委、文旅部、财政部等23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发改就业〔2020〕293号)提出“丰富特色文化旅游产品。培育新型文化和旅游业态,开发一批适应境内外游客需求的旅游线路、旅游目的地、旅游演艺及具有地域和民族特色的创意旅游商品。”

(二)土尔扈特部东归(来自360百科)

土尔扈特部东归(来自百度词条)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土尔扈特部首领渥巴锡(阿玉奇汗之曾孙)为摆脱沙俄压迫,率领部众冲破沙俄重重截击,历经千辛万苦,胜利返回祖国。土尔扈特部的爱国壮举深深感动着中国人民,中国清代政府从陕西银库拨银300万两,同时调集大量的物资接济土尔扈特,计有马、牛、羊20万头,米、麦41万石,茶2万余封,羊裘51万多件,棉布61万多匹,棉花59万余斤,以及大量的毡庐等。同时勘查水草丰美之地,将巴音布鲁克、乌苏、科布多等地划给土尔扈特人作牧场,让他们能够安居乐业。

土尔扈特部的回归为巩固中华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光辉篇章。

土尔扈特部落是蒙古族的一部分,他们自古就生息在贝加尔湖一带,是一个勤劳、勇敢,有着光荣历史的部落。土尔扈特人在伏尔加河流域,生活了140多年,到了18世纪60年代,他们又决心返回故土,主要原因来自沙俄帝国的巨大压力,使他们再也无法生活下去。

土尔扈特的体制是汗王决定一切,在汗王的下头有个叫扎尔固的这么一个机构。俄国政府要改组扎尔固,并把它的权力上升到和汗王一样,在权力上,对汗王渥巴锡是一个严重的威胁。乾隆二十六年(1761 年),敦罗布喇什去世,由其子渥巴锡继位,时年仅十九岁。沙俄欺他年少,乘机将土尔扈特直属于汗的最高权力机构王公议会" 札尔固",强行隶属于沙俄外交部的控制下,对" 札尔固"成员实行年俸制,并派遣官员直接进行管辖,干涉" 札尔固"内政,以达到架空汗权的目的。与此同时,沙俄政府又在土尔扈特内部另找代理人,任命策伯克多尔济为" 札尔固"首领,以分化瓦解土尔扈特内部力量,与渥巴锡汗相对抗,进而驾驭土尔扈特。

沙俄政府让大量的哥萨克移民向东扩展,不断缩小土尔扈特的游牧地,意味着土尔扈特畜牧业发展受到限制。

共同信仰的藏传佛教起到了桥梁和纽带的作用。土尔扈特人崇信藏传佛教格鲁派,他们熬茶敬佛,在生活和文化等各方面都离不开喇嘛教。西迁伏尔加河流域后,沙俄政府认识到,要断绝他们与蒙古各部和内地各民族人民的宗教联系,而代之以俄罗斯的东正教这种西方的宗教。为此,彼得一世甚至亲自发出谕旨,要求传教士学会土尔扈特语言,以便说服土尔扈特人改信东正教。他们制造宗教矛盾和纠纷,对土尔扈特部众进行大规模的宗教迫害,妄图消灭藏传佛教,逼迫部族改信东正教。引起了土尔扈特人强烈的反抗。

沙俄政府对土尔扈特人强制实行人质制度,目的就是控制土尔扈特人,一切听沙皇指挥。18世纪,沙皇俄国竭力控制出海口。随着沙俄侵略势力不断扩大,战争越来越多,其中跟土耳其就打了很长时间。大肆的征兵行为也导致部族内青壮年锐减,许多人都充当了沙俄对外扩张的牺牲品,丧生在土耳其和北欧的战场上。正拼命扩张的俄国需要更多的土尔扈特军队参与新的战争,需要土尔扈特骑兵去镇压无法忍受沉重税赋而起义的农民;去控制信仰方面的异己者,如平定信仰伊斯兰教的巴什基尔人的叛乱;去遏制不安定的其他周边游牧民族;去参加欧洲的战争。敦罗布喇什和渥巴锡时期出兵助战成为汗国的沉重负担。然而土尔扈特人口减少、经济衰退,已无法满足俄国的频繁征兵。17世纪末,在土尔扈特汗国达到其顶峰时,包括阿玉奇汗的臣属诺盖人在内,土尔扈特人总共有7万帐。到18世纪60年代,土尔扈特人仅有41 523帐。俄国对土尔扈特骑兵的需求不断增长,甚至不顾土尔扈特兀鲁斯的自身安全强迫其远距离征战,给土尔扈特人带来了沉重负担。

俄国当时就征用土尔扈特汗国的青壮年,充当俄国军队和土耳其交战,在战争中间,土尔扈特军队伤亡很大。而且这场战争打了21年,土尔扈特每次比如说去上10万人,几乎打仗回来就一、二万人,当时土尔扈特人说,如果再这么打下去的话,土尔扈特就没有了。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土尔扈特部强盛时期,他们的汗国与俄国的地位是平等的,而沙俄强大以后,却要求他们俯首称臣。综述以上几个方面的原因,在这样的形势下,土尔扈特人,如何决定自己的命运,面临着一个严峻的考验和选择。

东归过程

秘密决定

在1767年,当时的土尔扈特在渥巴锡的领导下,开了一次小型的绝密的会议,在这个会议上就决定要东归故土。

土尔扈特人毕竟在伏尔加河流域生活了将近一个半世纪,那里的草原、牧场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撒下了他们的汗水。马上要放弃那块土地,说走就走,在老百姓中也不是所有的人,一下子都能想通的。

清朝乾隆三十五年秋(公元1770年),在伏尔加河下游草原的一个秘密地点,土尔扈特汗王渥巴锡第二次主持召开了绝密会议。会上,他们庄严宣誓,脱离沙皇俄国,返回祖国去。

1771年1月4日,渥巴锡召集全体战士总动员,提出土尔扈特人如果不进行反抗,离开俄国,整个部族都将将沦为沙皇的奴隶,这次总动员,点燃了土尔扈特人心中奔向光明的火焰。

尽管渥巴锡等人力图对俄国人保密,但消息还是泄露了。形势的急剧变化,迫使渥巴锡不得不提前行动。

他们本来计划携同胞一道返回故土。不巧当年竟是暖冬,河水迟迟不结冰,左岸的卫拉特人无法过河。只好临时决定,右岸的三万余户立即行动。

抵达伊犁河畔

第二天凌晨,寒风凛冽。当阳光洒向大雪覆盖着的伏尔加草原时,伏尔加河右岸的三万三千多户的土尔扈特人出发了,离开了他们寄居将近一个半世纪的异乡,用他们的话说:到东方去、到太阳升起的地方去寻找新的生活。

渥巴锡率领一万名土尔扈特战士断后。他带头点燃了自己的木制宫殿;刹那间,无数村落也燃起了熊熊烈火。这种破釜沉舟的悲壮之举,表现了土尔扈特人将一去不返,同沙俄彻底决裂的决心。

土尔扈特东归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圣彼得堡。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认为,让整个部落从她的鼻尖下走出国境,这是沙皇罗曼诺夫家族的耻辱,她立即派出大批哥萨克骑兵,去追赶东去的土尔扈特人。同时采取措施,把留在伏尔加河左岸的一万余户土尔扈特人严格监控起来。

土尔扈特人的队伍,很快穿过了伏尔加河和乌拉尔河之间的草原。走在外侧的一支土尔扈特队伍,被哥萨克骑兵追上了。由于土尔扈特人是赶着牲畜前进的,来不及把散布在广阔原野上的队伍集中起来抵抗,九千名战士和乡亲壮烈牺牲。

东归队伍必经的一个险要山口,是奥琴峡谷。一支庞大的哥萨克骑兵抢先占据了这个山口。面对强敌,渥巴锡镇定指挥:他组织五队骆驼兵从正面发起进攻,后面派枪队包抄,将哥萨克军队几乎全歼,为牺牲的九千名同胞报了仇。

一路上除了残酷的战斗,土尔扈特人还不断遭到严寒和瘟疫的袭击。土尔扈特人由于战斗伤亡、疾病困扰、饥饿袭击,人口大量减员。有人对能否返回祖国丧失了信心。

在这最困难的时刻,渥巴锡及时召开会议,鼓舞士气,他说:我们宁死也不能回头!土尔扈特人东归的消息,事前清政府一点也不知道。土尔扈特人无法和清政府沟通,更不可能得到清政府的任何援助。英勇的土尔扈特人,仍然只有再次抖擞精神,向着既定的目标一步步走去。

乾隆三十六年三月(公元1771年4月),定边左副将军车布登札布向朝廷奏报说俄方派人来通报土尔扈特举部东返。清政府才得知这一消息。

土尔扈特人归来的消息在清朝朝廷中引起了争论,是把他们挡回去,还是把他们接回来意见不一致。

最后乾隆做出了判断:既然土尔扈特部前来归顺,就该接纳,而不能因为害怕发生事端而拒绝他们。所以决定对土尔扈特部接纳安置。

在土尔扈特部刚刚到达伊犁时,俄罗斯就通过外交手段交涉清政府,要求其不能接受土尔扈特部进入国境,乾隆皇帝得知此事后命人回复沙皇:"此等厄鲁特因在尔处不得安居,欲蒙大皇帝恩泽,投奔大清实属诚心归附,大皇帝施恩,将其户口、属众分别指地而居,各自获得安生之所"。谁知俄国沙皇又提出了交涉,威胁乾隆若是不将土尔扈特部交出来就不惜发动战争,乾隆皇帝听到俄罗斯的这种话语勃然大怒,立即回复:"尔等若要追索伊等,可于俄罗斯境内追索之,我等绝不干预,然其已入我界,则尔等不得任意于我界内追逐,若尔等不从我言,决然不成,必与尔等交战"

土尔扈特人浴血奋战,义无反顾。历时近半年,行程上万里。他们战胜了沙俄、哥萨克和哈萨克等军队不断的围追堵截,战胜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承受了极大的民族牺牲。终于实现了东归壮举。

安置

根据清宫档案《满文录副奏折》的记载,离开伏尔加草原的十七万土尔扈特人,经过一路的恶战,加上疾病和饥饿的困扰,"其至伊犁者,仅以半计"。就是说,约有八、九万人牺牲了生命。

在五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土尔扈特人终于到达了祖国西陲边境伊犁河畔。当时任伊犁将军的伊勒图,派锡伯营总管伊昌阿等官员在伊犁河畔迎接刚刚抵达的渥巴锡、舍楞等人。

不久,渥巴锡随伊昌阿到伊犁会见参赞大臣舒赫德,舒赫德向渥巴锡转达了乾隆帝的旨意,让渥巴锡等人在秋高气爽时节前往避暑山庄面见乾隆皇帝,并转交了乾隆皇帝颁给渥巴锡、策伯克多尔济、舍楞的敕书。

乾隆的敕书是用满文和一种古老的蒙古文字托忒文写成的。这份敕书充分表达了乾隆对土尔扈特人的赞扬与欢迎。不久,渥巴锡等十三人及其随从四十四人,在清朝官员的陪同下,自察哈尔旗来到避暑山庄。

1771年10月,恰好承德普陀宗乘之庙落成,举行盛大的法会。乾隆下令在普陀宗乘之庙竖起两块巨大的石碑,用满、汉、蒙、藏四种文字铭刻他亲自撰写的《土尔扈特全部归顺记》和《优恤土尔扈特部众记》,用来纪念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

然而作为东归壮举的领袖渥巴锡却因为积劳成疾,返回祖国不久就身染疟疾,于公元1775年病逝,年仅33岁。临终叮嘱部族民众勤于生产,安守本分,毋生事端。

土尔扈特全族东归的壮举,深深感动了中华各族人民,各地纷纷捐献物品,供应土尔扈特人。清政府也拨专款采办牲畜、皮衣、茶叶粮米,接济贫困中的土尔扈特牧民,帮助他们渡过难关。《优恤土尔扈特部众记》及《满文录副奏折》都有详细记录。

为了妥善安置归来的土尔扈特部众,清政府指派官员勘查水草丰美之地,将巴音布鲁克、乌苏、等地划给土尔扈特人作牧场,让他们能够安居乐业。

最后确定的游牧地为"渥巴锡所领之地",也称旧土尔扈特,分东西南北四路,设四个盟,各任命了盟长,舍楞所领之地,称新土尔扈特,舍楞为盟长; 还有和硕特恭格部,下设四个旗,恭格为盟长。

 
分享到:
20K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