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潭:面向人工智能时代的政府未来

发布时间:2019-12-24 10:47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网络

       2019年12月24日,由数字政务平台、中国通信工业协会数字政务专委会、华中科技大学电子政务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国际数字政务博览会”在北京世纪金源大酒店成功举办。广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陈潭在会上发表题为《面向人工智能时代的政府未来》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一、数字型政府(Digital Government)

       来自国际数据公司(IDC)发布的《IDC:2025年中国将拥有全球最大的数据圈》白皮书显示,2018年全世界产生的新数据为33ZB,其中中国产生7.6ZB,并且每年将以超过全球平均值3%的速度产生并复制数据,预计到2025年该数字将增至48.6ZB,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数据圈。

       数字型政府从政府表现形态的角度来说,人工智能时代的政府是数字型政府,是以数据和数据流为要素、以数字处理技术和数字重构平台为工具、以数字化治理为目标所构成的政府样态。

       数字政务建设(Digital Government Affairs),数字型政府善于编制和形成政务服务事项的数字清单,不断完善服务事项受理清单和实行办事指南标准化管理,有助于简化办事环节、优化审批流程、压缩审批时限和提高审批效率。

       数字经济建设(Digital Economy),人工智能已经应用于“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等新型经济形态领域,出现了无人驾驶、虚拟货币、智能机器人、共享经济、新能源汽车等新业态,数字型政府为此需要注重人工智能在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的产业布局,鼓励扶持以区块链、云计算、深度学习、生物工程、新材料等技术驱动为主的产业或产品走向数字化、虚拟化、智能化,以应对后工业化时代的挑战。

       数字文化建设(Digital Culture),建立和完善国家数字文化服务云平台,以数字型政府为牵引提升文化管理与服务事业的信息化、网络化水平,推进全国各地区数字图书馆、数字文化馆等服务设施的搭建,制作公共文化的数字菜单,主导、鼓励或扶持民间文化资源的数字化转化与再开发,其中主要包括在VR、AR、3D裸眼等现代科技工具的应用下推动传统文化的数字化复原与再现,并借助“丝绸之路”的建设契机,着力打造中国品牌的文化软实力。

       数字生态建设(Digital Ecology),人工智能能够为土地开发、气象预测、河流污染、资源勘测、自然灾害等生态场景提供图像识别、语言处理和专家智库,数字型政府可以借助物联网、生态云、地理信息平台等技术力量,实现对环境感知、生态修复与污染防治的精准跟踪、精准监测和精准治理,引领全数字化运营、全数字化管理、全数字化协调的智能生态区建设。

       数字社会建设(Digital Society),数字型政府能够推进政务云、大数据、公共支撑平台、传感器等信息基础设施的精细管理,在家居生活、交通出行、公共安全、医疗卫生、精准扶贫、数字社区等应用场景中实现社会资源的集成,消弭条块分割、部门割据和区域鸿沟现象,并通过一体化集约管理实现资源互补、优化组合和协同共享。

       二、平台型政府(The Government As a Platform)

       从政府作用方式的角度来说,人工智能时代的政府是平台型政府,是由政府、NGO、企业、公民等多元主体参与的,利用互联网及其终端设备搭建的运算平台与传递平台向社会提供有价值的信息与服务,并逐步形成“平台+用户端=服务”的政府样态。

       技术平台:提供更可靠的通信网络环境、信息传输基础平台与工作体系基础架构。

       资源平台:提供训练场景,通过算法计算资源配置方案,实现资源的精准对接。

       信息平台:提供更高可信度、结构更清晰的信息开放、共享与取用的平台。

       服务平台:整合大数据、智能感应和智能学习的能力,形成强大的服务体系。

       三、协作型政府(Collaborative Government)

       从政府横向关系的角度来说,人工智能时代的政府是协作型政府,是强调“人—人”协作、“人—机”协作和“机—机”协作的政府样态。

       “人—机”协作("human-machine" collaboration):通过语境计算翻转了“机器”在这一互动过程中的地位。曾经人们试图创造和了解网络信息技术,并在此虚拟空间中收集其所产生的数据进行加工和应用以解决现实问题,而如今互联网能够主动化、智能化感应用户需要,根据用户搜索内容甚至是在对未搜索内容的预测下,智能机器就能够完成自主推送服务,并不断更新对其周边环境感知的信息和“学习”来自人类行为及其反馈的信息,以调整数据模型不断迎合人类需要。

       部门协作(Inter-Departmental Collaboration):消弭纵向数据鸿沟;打破横向数据壁垒。

       社会协作(Social Collaboration):通过政务数据和信息平台链接社会,让NGO、企业和公民积极参与到政府的公共事务治理过程之 中,从而建立起稳定而又满意的公共协作关系。显然,统一格式、统一路径、统一标准、统一平台是协作型政府建设的前提,基于政府、产业(企业)、大学之间的“三螺旋理论”关系而构建的分布式组织体制是协作型政府建设的保障。

       “机—机”协作("Machine-Machine" Collaboration):5G时代的“万物互联”旨在将所有“通电”的点进行连接,使以孤立形式存在的智能设备互联互通。

       四、简约型政府(Streamlined and Uncorrupted Government)

       从政府纵向层级的角度来说,人工智能时代的政府是简约型政府,是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简化政府层级、提高政府效能的低成本和廉价型政府。

       目前已联通31个省(区、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40余个国务院部门政务服务平台,接入地方部门300余万项政务服务事项和一大批高频热点政务服务。

       五、智慧型政府(Intelligent Government)

       从政府功能呈现的角度来说,人工智能时代的政府是智慧型政府,是运用物联网、云计算、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数据挖掘、知识管理等技术,提升决策、办公、管理、监督、服务智能化水平的政府形态。

       开展智慧服务,是“以每个人为中心”的服务。智慧型政府利用5G、物联网和通信感知技术,能够向社会公众提供移动终端和可穿戴设备的接入服务,通过人工智能提取“大数据集”,描绘最接近用户的需求轨迹,通过情境感知分析用户行为,在数字化基础上将语言分析结合智能算法生成知识,促进政府管理和公共服务的线上线下融合,从而向社会公众提供随时随地随需的个性化在线服务。

       开展智慧监管,智慧监管的宗旨不在于限制数据的采集或使用,而是应警惕技术成为新兴权力掮客的可能,在权力运行中建立公平合理的规则秩序,避免因权力滥用在数据交易或人工智能应用中所产生的技术风险与伦理隐患,防止诸如因数据的过度使用或恶意使用所造成的“大数据杀熟”、“算法歧视”等问题,从而保障个人权益与国家安全。

       开展智慧办公,是指随着办公设备与办公流程的智能化发展,人类的集成智慧将会实现自动应用而非“手动键入”,人工智能将会强化行政人员办公过程中的“K线(Knowledge-line)思维”。在相似的工作程式中,原本使用过的思维和工具会被自动激活,一种“K线记忆”能够帮助行政人员开展合理的注意力分配。由此,政府成为了将传统办公模式再造为一个集知识、记忆、认知的“数字大脑”,从而加速公务人员的思维链接并形成智慧办公模式。

       开展智慧决策,需要通过机器学习与算法原理建立业务处理规则,数据化、流程化任务执行线条,在将公共事务处理流程尽可能“数字化”的同时,加速推进人工智能技术面向数据的知识发现和方法应用,融合深度学习与数据分析技术将以往的经验、案例与现实问题和决策环境相匹配,并借助智能工具检测和延展决策者对决策方案的判断,从而最终形成具备集体智慧的科学决策。

 
分享到:
20K
 
猜你喜欢

新闻评论

网友热评